江海澄净.

“焦虑引出预示未来的蜃景。”
江净。
欧美圈圆规型选手,常年漫威DC拔杯SPN,基本接受所有安利。
CP杂食,基本没有雷点。

养老型语C玩家,皮杂不精欢迎扩列走tx343920715。磨皮是快乐源泉,弧时长时短,神出鬼没(。)
十八线写手,有时候可能会快乐间歇性产粮,持续性白嫖。

无事可做(……)?
养老暗香有没有同服一起玩我懒得单机(。)
日常上号试穿然后拍照。
双手合十求一个和我一起看看风景打打副本的养老玩家。
载酒同游等你。

【群银群】你有一阵子没来看我了。

>>>群银群向.
>> 私设预警 影视向时间线.
>  David Haller第一人称视角.

     

-

0.

当对方的面庞出现在视野里,由记忆中逐渐模糊的身影描画地清晰生动起来,缄默了许久才缓缓吐出音节。没有自己意料中的满含深情或者怒火,甚至不含一丝一毫的怨气,大概是它在心里反复地沉淀,过去了实在太久太久,于自己分不清的梦境与现实之间恍惚不清地磨过了记不清的岁月。最终才能以相当平淡的语气对着银发的青年开口。

他也有些变化,眉眼间褪去了少年时期的稚气,加上几分成熟的感觉,这让自己有些感慨,感慨过去的日子里对方将他的阳光又施舍给了多少人。


1.

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反应映入眼眶,刹那间让自己坠回漫长而充满恍惚的过去。放浪而不知收敛的少年时期,沉醉于无法分清的真实与幻象之中,那是一个超市,是自己放逐自我而选择的最佳地点,少量酒精麻痹了部分理智的神经,是精心规划好的地点在接近仓库的地方起了火,火势蔓延得很快,身后酝酿起自己造成的烈焰和浓重烟雾。

稍长的短发乖顺地伏贴在耳边,脸上爬上莫名其妙地诡异笑容,我抬眼看向街区的监控镜头,勾起无公害的无辜表情。但是人员的撤离在自己意料之外的快速,这令人费解却也不是什么值得思考的问题,在转身离去的时候瞥见一个较为突兀的少年,他看上去比自己要小,散发着令人羡慕的活力。

更因为脑海里突然冒出的想法,似乎是对方认定自己是凶手这个思维引起自己的注意,但仍然不做多余思考地离开街区,毕竟这只是自己的妄想罢了,也没有什么追究的必要。当晚就被警察带进了局里,却因为诊断出的精神问题而被迫释放,还有极大的原因是没造成什么人员损失,只是把店面给熏了个黑。


2.

当自己情况愈发过分的时候也曾经接受过几次心理诊疗,但那都是无用功,我的幻想在脑子里告诉自己他们的想法有多么可笑,而真真假假的生活也令自己无比痴醉。尝试过自杀,却以各种各样无厘头的事情而导致无法进行,又或者本来就显得削瘦的胳膊上留下或深或浅的深色痕迹。毒品更深层次带给自己安心的感觉,于是胳膊上又多了针眼,和在药效期间造成的淤青和摔痕,强烈的致幻效果压下心底对虚假现实的怀疑,更排除了脑子里不断嗡嗡作响的该死噪音。

一度曾痛恨于该死的精神疾病,庞大的信息量和难辨现实的虚假给自己带来难以承受的痛苦,以高纯度的毒品来压制这令人烦躁的现象,疏于饮食而是无视时间地狂欢,陷入如同天堂的幻想乡。

在自己也追究不清的种种事件之下最终被关进精神病院里,橘红的病服或者是束缚衣,接连不断的镇静剂和所谓的管教和治疗,好的是帮自己戒了毒品,也在药物控制之下少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声音。


生活一度变得枯燥而又一无是处,却在反复了不知道多久的轮回中再一次看见回忆中那个银色头发的少年,这是一个自己有耳闻的志愿活动,不过说实在话,在这种地方志愿不该是一个阳光少年该做的。


3.

他似乎是认得自己,这给自己一种莫名其妙地愉快感触。被声音唤住顿下步子回头去看他,还是带着令人羡慕的活力,眉眼间散发少年不知忧愁,不曾接触险恶的纯真天性。这令人向往,像是儿时悬挂着的水晶风铃,它随着风响起清脆的声响,它纯粹美好,敲动了青年混乱而不明晰心弦。

他来得十分频繁,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自己乏味无趣的生活里,脑海里满是少年气息充沛的欢喜情绪,甜蜜地自己不再苦恼于乱七八糟的现状。我听见他说爱,这在心中泛起了巨大而持续的涟漪,水波荡漾着,触动着情绪的每一个角落,蓝眼睛也清澈起来,寄希望于银发少年带给自己的爱意。


4.

但是他走了,如同所有美好故事一样,我开始寄希望于他的回归,时间有些漫长,又或许是噩梦使自己觉得时间被拉长得可怕,直到他留下的活力与甜蜜心曲被自己虚幻的真实和长久以来的噩梦给完全驱散。我意识到生活不是什么该死的童话故事,他没有任何预兆的离开,同时带走了所有自己为之坚持下去的东西,尝试反抗,最后还是在无穷无尽的药物和治疗下没了声息,被迫认清现实一般地安于现状。

事情发生了转折,在与金发的姑娘交往之后以相当离奇的方式离开了这个鬼地方,我尝试着寻找那个银色头发的男孩,才发现这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在仔细规划之下先回家,却因为沉陷于幻想和恐慌而无法安然。波折地经历了许多事情,直到被Syd所带来的人由意识中规划操纵,逃离后被人告知困扰自己几十年的精神疾病其实是一种天赋异禀。

变种人的身份被扣在自己身上,半被迫地相信并学会控制自己这一度令人发疯的异能,故事波折而又冗长,夹杂太多的故事中的故事,忙到足以忘记很多事情,在驱赶了体内影王的邪恶人格之后才得以安生下来,再到如梦初醒的一年,进入三部后迷离而琢磨不清的事情。


5.

空闲时间让自己想起些什么回忆,大概是晃晃悠悠充满朝气蓬勃的少年,和满怀着喜悦和青春活力的甜蜜爱意,曾让自己经历了太过美好的虚假和过后难以忍受的噩梦。这段日子里曾不止一次地专注与这个人,或是以远程查看对方的生活。这带给自己很复杂的情感,感谢于对方施舍的光芒,又痛恨于他。难以捉摸而又沉寂了太久的爱意,在深夜伴随着无尽的怀念一起涌上心头。

当感情复杂得足够长久了,于是就有了眼下的场景,进了对方的梦境并特意制造出晨光的假象,坐在台阶上用目光描摹这个思念千万遍的人的一切,但自己的反应又过分的平淡,平淡到忘记了过去太过于激荡的情感。但这个场景自己却又在脑海中模拟了千万回,无数次幻想重逢,却最终在被岁月冲淡了的情感下草草解决。

“你有一阵子没来看我了。”

我开口,过于平淡地吐出几个音节,不复过去他最初离开时的激动或是伤感。然后耳边是有些怀念的声音,他喋喋不休地说着些什么,但自己却将意识沉迷于勾勒他许久不见的轮廓,少年成长成了青年,但仍旧带着那股自己抵御不了的活力。

耳边突然沉寂下来,这才使自己回神注意银发的家伙,他像是陷入回忆,脑子里的思念勾连着复杂情绪一股脑倒进自己脑子里,然后是唇上温热的感触。


6.

他迟到了太久。久到自己已经试图融入崭新的生活,而又被扯开回忆的口子,唤醒自己很久之前的幻想,扯痛了美好之后带来无尽的梦魇和痛苦,走马灯一般浮现起的场景,让世界以梦幻变得阴沉下去,像是突然戒了毒瘾的瘾君子,对毒品抱有怀念而又复杂的情绪。

我没有再说什么,漫长的岁月里已经道尽了所有思念的话语,和不舍的眷恋。睁眼结束了这虚假而又真实的连结,目光落在窗外晨起而过分湛蓝的天空上。


7.

他的梦醒了。

但我已经不想再做梦了。






END.

No one. (Eurus视角。


"I want someone with me. "
"But. No One. And always."

孤独如同有形状一样缠绕着并且试图一点点拆散我弱小而不成熟的理智,世界庞大而无序的构造运作在我看来是无比的渺小,它们自然发生自然形成。不存在意外和预知之外的发生,令人感到无趣的乏味。


我刺破表层皮肤试图洞察人体肌肉之下的微小构造,疼痛所引发无所谓地连锁反应,却不足以引起探索的步伐。血液从锋利物品造成的创口中流出,一滴一滴滚落在似乎价格昂贵的地板上,绽放出色彩模糊的血色玫瑰——我不在乎它们,甚至无法认同父母冲过来阻止我的意图。

鲜血争先恐后地涌出渗透在雪白的纱布上,脑子里对于肌肉血管的构造渐渐出现了雏形,晃晃脑袋将目光投在洁白到反光的瓷具上。


我察觉到我在高空盘旋。我听不到任何声响,周遭是拥挤的飞机座椅和沉睡着,无法唤醒的人们。我想要一个清醒的人,内心叫嚣着孤寂的恐惧吼叫。

地板上的积木搭上了最后无关紧要的一块,奇形怪状的形象投射出无法琢磨的奇妙影子。太阳由高处一点点往遥远的西方坠去,影子也拉长,延伸到清清静静的阴暗角落里。我站起身,预算到合适的时间走出了房间,目光落在打算出门的哥哥身上。

小女孩的影子在阳光底下拉得很长,算不上很远的地方是拥簇在一起的影子,我听见有些喧闹而远去的声音,土地上石头沙砾被踢散的响动。然后画面无声化,视线中的小男孩带着生动的表情打闹。

飞机里闪烁着诡谲而令人紧张的警示灯,求生的救生衣弹下来,这里异常的安静。我站起走动,试图猛烈地摇晃座椅里熟悉面孔,但这是无用功,我又蹲在地上,守着一部无人接听的呼叫机。我看到透明的液体从脸庞滚落下去,混杂了地上的灰尘变成肮脏的,令人厌恶的泥水。


刀叉在盘子里碰撞发出清脆而有些悦耳的响声,小女孩哼着简单的旋律,灵动的眼珠转来转去观察着周遭。不,她在看那个小男孩,我在看那个坐的距离算不上远的小男孩。
金色的小脑袋在柔软的垫子上转来转去,弄散了本就不怎么结实的小辫子。抬手扯掉了皮筋,算不上长的金色头发乖顺地搭在耳边。

人影拥簇着,在阳光底下摇晃着。它们在眼前略过或多或少发出不同的声响,或者安安静静地消失不见。


他们凑在一起诉说着什么,而我从未参与。
小女孩自己的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延伸到无人关注的阴暗角落里。

而我看着他们。

*我流也青也
*王也视角

这到了春节北京城就没了往日里那么括噪, 大波的人都是北漂来这儿奋斗,到新年自然都回了家团圆。长年待在武当山上这倒是挺新奇的一次重温,自打大清早起来就听见那树梢上落着的雀儿叽叽喳喳鸣叫,给这冷清的外环填了几分热闹。


起床洗漱穿好衣服,特意套了件羽绒服才出了门。树枝结了霜,一片晶莹的雾凇挂得如同一树雪白的梨花。刚刚好透着投下来的暖阳,折射出有些耀眼的光芒,穿过横斜疏影成了一片斑驳的光镜。


院子里有枝梅花结了苞,给裹着层淡白的梅枝点了几点艳红色。将手插进兜里视野中瞟见几缕乌黑发丝垂在颊边,随着有些凛冽的冷风旖旎。



喜庆的大红对联早早地就贴好了,吵吵嚷嚷颇符合新年的氛围,看着这天地间的光景,心情好了不止一两分。但这入了夜还是忍不住去人多的地方走走,毕竟在武当山上呆的久了还真有些怀念这热闹了。



街道上的人很熙攘,明月当空稀稀落落的几点星被璀璨的灯火照得黯淡了,时间一点点逼近零点人却又拥挤了些。心里似乎有什么念头若隐若现的,遂从口袋里掏了手机拨弄几下,联系人一栏明晃晃的“诸葛狐狸”四个字儿,却盯着发了呆。


他在做什么?


将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开到旁边小摊儿上弄了些吃的,新春还是冷的,哈出的白气儿都凝成水珠子附在毛绒的领子上。


热腾腾的小吃还冒着热气儿,香气灌了一鼻子唤醒了肚子。吃了些串在人群间穿梭,偶然间瞥见一抹青蓝,心跳瞬间加了速又努力平和下来。





已经有人在放烟花了,耀眼火光在天边炸开绚烂。隐约间有熟悉的声音窜进耳朵里,回头正是那狐狸的面孔。心中的惊喜让心情又好了几个度,唇角上扬了些回身移步到他身边去。眨眨眼瞧他不算厚实的衣衫,不由分说就把围巾给他套上了。


     “新年快乐啊老青。”


笑开了眉眼清澈眸子里漾起温润,似是一滩溶解了的冰泉蒙了层阳光的暖意,视线从人身上撤开瞧着夜空里绽放起来的烟花,心里似乎落下些什么,又或是什么念头更加强烈了。



星河有了烟火作伴就失了些光泽,通明灯火的这条巷子里的人依旧是来来往往的热闹。大抵是离主环远的缘故,除这以外的地方倒是一片寂静。



带着人四处走走但说不出口的还就憋在心里,实在是堵得慌。但看开了想,眼下这样还是很满足的。





入了这尘世自然也就染了人间烟火气,可这让自个甘愿在这滚滚红尘中走一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漫天的绚烂和人间烟火中,那人便就站在哪儿蒙着层不真实的光。
耀眼,如此容易地就令人沉沦。

陷于此,是命数。

就是我之前在空间看见这个梗。
想写,问问你们想看青仔单恋还是也总单恋。
完全不一样啊。

胡乱占tag

踏雪。

* 北京日常
* 也青   王也 诸葛青
* 私设 ooc属于我

   近日里京畿冷得紧了,在房里却是平添了几分倦意,哈出的热气儿遇上了冰凉的玻璃,附着成一片白蒙蒙的雾水,恍惚了视线,给窗外的天地增一份朦胧的美感。

   但朦胧在这北京城是不缺的。打清早起,空气里就浮着一层雾蒙的霾笼着万物,推开门迎着寒气打了个激灵,这才算清醒了早起的困意。

   回屋套了件厚实的大衣,领上棉絮毛绒绒的。王也一头的乌黑散发极随意的在脑后扎了个马尾,懒懒散散的就出了门打算去吃早食。

   冷风是极凛冽的,好似无形利刃直剜得人皮肤生疼。那一眼望去街上还算是熙攘着的早点摊,刚出笼的包子冒着热腾腾的蒸汽,直往上飘着几米,就已经化开在清晨的空气里,了无踪迹。

   温热的呼吸一进空气就有了实体,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就凝在王也的眉睫之上,成了小片剔透的冰晶。旁边那枯木枝丫上也氤氲起大片的雾凇,亮晶晶的,也算得上冬日里一道风景。

   寻摸着到了一盏茶的功夫,抬眼这就瞧见那一头青色长发的人走过来。颀长身形和带着抹笑容无可挑剔的脸庞,都无一不直直戳进王也的心坎儿上。

   这人怎么能这么好看呢。这是心里头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几日前给自己算了一卦桃花,卦象却不容乐观,大凶两个字映进眼帘时。自己就知道,他诸葛青于自己,是劫。

   天空飘了几片雪花,落在来人毛绒绒的领子上,暂时停了心中的念头,纤长手指敲敲桌面唇角扬起抹笑意。

     “哟,老青。早啊。”

   抬眼打量他单薄衣衫,琥珀眸子也清明了不少,起身解了围巾也没多说什么就给人围上裹暖和了。动作顿了片刻薄唇抿了一线,抬手拨落人青色长发上的雪花。余光瞟见一旁犯花痴的小姑娘,剑眉一挑又坐回原位上。

     “你也是不嫌冷。”

   随口扯了句话目光却不自在地从他身上移开,心里却是异样感触。上了早餐,喝了口豆浆恰巧又对上目光。



   踏雪饮冬眉眼里燃火。

  

   是劫,躲不过了。王也想道。